收藏本站
震川中学
建校20周年
震川中学
学生天地

最新动态

爱是飘落的雨滴

来源:昆山震川高级中学    作者:admin    阅读:137 次    日期:2017-08-18

爱是飘落的雨滴

                                    责任主编:王振峰

1、 包容              —— 徐润玉

2、 包容              —— 陆志燕

3、 凯风自南 吹彼棘心 —— 徐贤

4、 牵挂              —— 叶佳丽

5、 暖冬              —— 陈丹萍

6、 习惯之后          —— 薛程

7、 习惯之后          —— 魏乾

8、 母爱,让我何去何从—— 刘颖

9、 浓浓的亲情        —— 杨莹平

10、乡情             —— 叶佳丽

 

 

 

 

一、包容

                                           徐润玉

眺望着窗外,常常想起家乡曾经的院子。

过去,若是天气好的话,到了晚上,我总喜欢坐在阳台上,仰望夜空,数着天上的星星。那一片天空会包容我的一切,那些星星会听我诉说。

在这片天空下,有着很多故事。

围墙外边,奶奶种了一排花,这种花在花季的时候,每天傍晚都会盛开,过会儿又凋谢,大约是人们吃晚饭的时间,所以叫它“晚饭花”。那年,“晚饭花”第一次开花,一朵朵粉红的花儿像一把把小伞,将院子的围墙装点得十分美丽,我很兴奋地围着花跑着、看着,不一会儿,邻居小朋友们都跑到这儿来,一边赞叹漂亮一边伸手去摘,有的推推挤挤的还踩了几株。我在一旁看着,心里很不舒服:我家的花,都被你们摘没了!我跑去向奶奶求助,不料奶奶却笑着说:“摘就摘吧,不会摘完的,明天它还会开的,别这么小气。”

我不信,谁会有这么大度量?被人采摘践踏了却还要再开出同样的花,是给人欣赏,还是等着再被采摘?

可是第二天,我惊讶地发现,花儿真的又开放了,甚至比昨天的更多、更艳、更美,难道它忘记了昨天所遭受的摧残?还是它根本不曾记恨于人们的肆意采摘?

那天,我看着花儿盛放又默默谢去,似乎明白了什么。

拆迁后,美丽的院子变成了一地的瓦砾碎片,我想,这些花儿也被埋在地下了吧,我最后看了一眼这片土地,带着留恋,离开了这里。

几个月后,因为想念,我回到了这里,在远处便望见了一圈粉红的花,在废墟中怒放,在风中轻轻地摇曳。我惊喜地向它走去,是开花的时节了,它没有忘记大自然的规则,它能原谅孩子们对它身躯的摧残,也原谅了要剥夺它安身立命之所的人。需要多大的勇气和心胸才能如此忘怀自我,包容天地?

望着它们,我渐渐平静下来,成长不就是要我学会坦然面对失去吗?

我摘了一朵花,它还像以前那么美,抬头仰望,天空也还像从前那样广阔深远,包容着这片土地。

我把花儿带走。这些所有有关院子的记忆都不会磨灭,在我的心里,也始终留有一片天空包容你们。

 

 

 

 

 

二、包容

                                          陆志燕

走在繁华的城市里,我总是下意识的搜寻你的身影。这似乎是搬家以后养成的习惯,每天回家的路上,总能看到你佝偻着背,在钢筋水泥中穿梭。请原谅我的不成熟,那时竟是丝毫没读懂你。

那是我第一次遇见你。我飞快地跑向学校,却不想碰倒了你,“啪。”饭盒掉地上了,隐约看见几粒黄豆和几根青菜。我分明看见了你眼神中流露出的焦虑,而你却笑笑说:“小姑娘,上学块来不及了吧,快走吧,这边我收拾就好了,都怪我站这儿。”而我竟没有愧疚之意,不知这饭是你和你女儿一天的伙食。你以包容的心对待我,我竟认为理所当然。

后来,命运再次将你我拉近。5块钱,是个美丽的误会,依稀记得那天在回家路上丢了钱包,我往回找时见你伫立在电线杆旁,时不时张望,原来你捡到了。“谢谢!”“不用不用。”你憨厚地挠了挠头,“可是,怎么少了5块钱呢?”是的,那时我认定你拿了。本以为你会同我争辩,可你的表现让我惊讶不已。“噢!对不起啊,这5块钱在这儿呢!”你还是对我笑着。天开始下起雨,我急忙跑回家。这时才想起5块钱呗我买了饮料。而我没有回去找你,请原谅我,包容我为了所谓的面子而不愿踏出脚步。其实,我知道,在你把自己的钱给我时已经包容了我的无知。那时我竟不懂5块钱对你的意义,虽然是5块钱,但你可以为你女儿买几本本子,买几只笔,或者几天的或是可以得以解决,你默默地……

第三次是我们的离别,你喊住了我,说:“我要回老家了,是不是该道别呢?”你用不标准的普通话表达出了我内心的想法,是的,要道别。“谢谢你,是你让我触摸到了包容。”说完,失声痛哭。

原不相识的我们,因包容慢慢相识。我没有华丽的词藻,只想真诚的道声:“宽容是荆棘丛中结出的谷粒,你很好地诠释了它。”

最后,你离开了这个城市,但又有更多像你一样的人涌入。我会同你待我一样,将包容的爱撒向大地。

亲爱的朋友,请允许我这样称呼你。你一定还在用你博大的心包容他人吧!你,过得还好么?

 

 

 

三、凯风自南 吹彼棘心

徐贤

筷子被扔在地上,发出令人心碎的响声。

我倔强地抬起头,跟她讲,“那你就别来管我呀”!

我用这种残忍的方式伤了一个母亲的心,其实,我也不想这样,可当那一股血气从胸腔冲上头顶的时候,什么也拦不住我了。

我头也不回地到卧室,我想着她对我的苛刻,想着该用什么方法来对抗她,却就是没有想到独自坐在客厅里伤神的母亲。

她一个下午都没有进来我的房间,而我,一直躲在房里,整整一下午,一直到月亮爬上树梢,嘲讽般地看着饿着肚子趴在桌上的我。

我听到客厅传来饭菜上桌的声音,懊恼地低下头,我想出去,却又想起早上说的话,我蹑手蹑脚跑到门前,小心翼翼地将门开出一道缝隙,我看到她背对着我正在往桌上摆碗筷,爸爸的、妈妈的、弟弟的,却唯独没有我的。

心里有什么东西就这样活生生地被抽走了。取而代之的只有伤心,恐惧,甚至绝望,眼睛里有什么东西像要喷涌而出,我用尽身上仅剩的那点力气去压制,我没有想到会难过到这个地步。

我躺在床上不知过了多久,1分钟?1个小时?我只是躺在那儿,闭着眼睛。

 她什么时候走到我身边的时候,我全然不知。

“臭丫头。”我只是听到她这么叫我,声音一直传到心底,将那最后一道防线分崩瓦解,而我那最后的一点倔强,也终于溃不成军,眼泪顺着脸颊流下,沾湿了枕头。我迷迷糊糊看到她手里端着地饭菜,开始狼吞虎咽,我只是想用自己的方式来表达对她的歉意和爱。

有和风从窗外来,吹暖了我的心房。

 

 

 

 

 

四、牵挂

 

                                                叶佳丽

牵挂,无需分离。时时刻刻的牵挂,才是最动人的。                                                                                                                                                                 

    母亲与父亲是相互牵挂的,我知道。

    小时候,家境不算宽裕,只是偶尔买些哈密瓜尝尝鲜。父亲总是耐心地帮我们切好,放在盘子里,却从来不吃。问他,他却说不爱吃,我并未在意,只是与母亲一起快乐地扫荡着,盘内不算多的果肉。吃完,父亲就会进来收拾,随后在我们所看不到的地方静静地吃着果皮上硕果仅存的瓤。但没有几次就被母亲看到了,她笑着对我说:“看你父亲多馋。”但下次我便看到母亲留在果皮上的瓤越来越多。母亲与父亲是相互牵挂的,我知道。

母亲有饭后散步的习惯,但父亲却喜欢窝在沙发里。母亲也不恼,只是笑他懒惰。却总会在回来时拎着几样可口的零食给我与父亲。而闲适在家的父亲也会将泡好的黄豆磨成豆浆,调和成母亲喜欢的口味。有时母亲散步会去很久,常常在路上碰到熟人就停下来唠唠家常。每次母亲回来晚了,父亲就会大声指责来掩盖自己的担忧,而被骂的母亲永远是笑盈盈地看着父亲,母亲与父亲是相互牵挂的,我知道。

母亲病重开刀,父亲每晚却陪在母亲身边,外婆看不下去,硬是将父亲赶回家休息。回到家的父亲却依旧挂念着母亲,打打电话,嘘寒问暖。最后依旧去了次医院,才放心地睡了,而母亲也非毫无表示,她常常请奶奶煲上一锅鸡汤,却将大半留给父亲,父亲与母亲是相互牵挂的,我知道。

    相敬如宾20年,没有锦衣玉食,却有幸福甜蜜,这是母亲说的。

母亲与父亲是相互牵挂的,我知道。

 

  

 

 

五、暖冬

陈丹萍

亲爱的妈妈:

妈妈,谢谢你将信阀开启,又是一个冬天,寒冷的冬天。但是你是否还记得那个大雪纷飞的冬天?我想或许你已经忘却了,但我却会永远铭记,因为那个有你给的暖暖的爱的冬天,让我感到无限温暖。

那年冬天,是南方少有的冬天,天气出奇地冷,寒风凛冽,屋檐上长出了长长的冰柱,树木也被雪给压折了,飘舞着片片银白色的雪花。看着其他同学兴奋地看雪,打雪仗,我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因为我的第六感告诉我,我考试考砸了,那晚我给你打了通电话,我迟疑地按下一个个号码键,不一会儿,电话就通了,电话的那头,依旧是你的大嗓门,你问我怎么了,我愣了半天,才从嘴里吞吞吐吐地说出几个字:“妈妈,我这次考试……考试考砸了……难受……难受极了”可是,电话的那头却传来了一阵爽朗的笑声,震得我耳膜疼,你说着:“没关系的,妈妈相信你的能力,一次考试并不能代表什么,你一定能行的。”电话这头,我“嗯”了一声,接着说:“妈,我明天回家。”你又笑着答应,也还不忘叮嘱我路上小心,我心暖暖的。

由于雪下得太大,积雪太厚的缘故,那天的公车行驶得极慢,我坐在靠窗的位置看着翩翩飞舞的雪花,不知怎的眼前忽然浮现你的身影,那熟悉不过的姿容,我用手触在冰冷的车窗上笑了。公车终于快到了那个离我家不远的站台,在茫茫大雪中,我看到一个黑漆漆却又无比熟悉的身影,没错那人就是你,依旧穿着那件普通的黑色大衣的你。此时,你也看见了我,那被风刮得通红的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下了车,你说我瘦了,说我穿得少了,你用你那上冻僵的手来回搓着,又往上哈了几口气给我捂脸,可你没想到我的脸比你的手更有温度。

于是,我牵起你那上粗糙冰冷的手,和你慢慢走回家,在路上你叫我慢点走,可谁知,刚说完你却踉跄一滑摔倒在雪中,我也和你一同摔倒,你先爬起,接着又小心翼翼将我扶起,我挽着你的手,挂着暖洋洋的笑向前走。

妈妈,谢谢你,谢谢你给了我一个温暖的冬季,希望有朝一日你眼中不懂事的女儿,也能给你这么一个暖冬!

                                                        你的女儿

 

 

 

 

六、习惯之后

                                                   薛程 

习惯是用来打破的。

                                  ——题记

    习惯决定一切,因此人们都很注重习惯的养成。但我认为习惯之后我们应打破习惯。

    这天下午,母亲整理衣柜,捣腾出了许多旧衣服,看上去都是九十年代衣服的样子,这些是肯定不能穿上街的,否则一定淹没在人们的“注目礼”中。但摸摸那料子都是纯棉的,有一种现代衣服没有的质朴感,扔了还真浪费。

    我拉了拉母亲的衣袖:“老妈,我来处理吧,就这么扔了多可惜,多不环保呀。”

    原先母亲是不同意的,但扭不过我,只得答应:“我有事出去一趟,在我回来的时候,可不想再看到这些衣服。”

    目送母亲下楼,回到房间的我看着衣服却不知所措了。哎,不该夸下海口的,这下麻烦了吧。

    我在房中踱来踱去,绞尽脑汁也没想到那些衣服还能有什么用。

    父亲的声音传了过来:“女儿啊,我很期待你怎么处理哦。要知道你老妈的狮吼功,我们可都是领教过的。”

    听着那略带调侃的声音,我不闭眼也能想象父亲那幸灾乐祸,一脸等着看戏的表情。

    思忖许久,仍是毫无头绪,我有些恼了。便索性看起了电视。正介绍到香奈儿的创始人——可可-香奈儿,对她的传奇经历,我一直很好奇,便津津有味地看了起来。原来上世纪欧美人们习惯于穿着的都是华丽反复的衣服。尤其是女性,各种羽毛,各种布料,层层叠叠。只有可可-香奈儿敢于打破常规,在人们习惯这些之后推出了以黑白色为主的衣服,整洁干练,受到了人们的追捧。

     看罢,我默默地想着为什么人们要屈服于习惯呢,琐事人人都这样,又怎么能推陈出新战胜自己呢?

     突然,脑中灵光一现,是啊,为什么衣服一定是衣服,而不能是其他什么东西呢,习惯之后,本就该打破嘛。

    我迅速奔向剪刀照着想法挑了件亮色的衣服剪了起来。剪完,又找出母亲的针线盒缝了几针。一个新型环保购物袋大功告成。弹性好,有天然,比市面上那些号称环保却也是用塑胶做的购物袋好多了。

    习惯往往并无好坏之分,但却常常束缚了人们的思维,因而有时习惯也会带来不利的结果。就如司马懿率兵乘胜攻打西城,若非是习惯了诸葛亮绝不会做没把握的事又怎会中计,造就了那空城计。我想如果当年他能挣脱习惯的桎梏,历史也一定会改写。

     因此,习惯之后,更应打破习惯。

 

 

 

七、习惯之后

                               魏乾

  她为他打理一切,洗衣、做饭。每天早晨起床后第一件事便是蹑手蹑脚地下床去,为他准备他最爱吃的早饭,爷爷奶奶就这样习惯性地过了大半辈子,直到有一天,爷爷在睡梦中离去。

  奶奶提着篮子去地里摘菜,回来时心想我动作慢一点,那老头子就能多睡会了。她把篮子里的菜挑了又挑,拣了又拣直到露出会心的笑。

  跨进家门,习惯性地朝堂屋喊上几句:“当家的,起床了!”几声反复,却不见堂屋里有任何动静。待她去看时,才发现爷爷早已安详地离开人世。这一刻恍如隔世。她安静地坐在床边,轻抚着爷爷的脸,却怅然若失。

 亲人销声匿迹,剩下的只有无限惆怅。

 每逢开饭,她总会多拿一副碗筷,每当我们提醒,她才会缓缓地回过神来说道“哦,我忘了。”伴着脸上的苦笑,却映射出这大半辈子的愁苦。

 每至周末,毫无例外地去奶奶家看奶奶,却看见她在习惯性的擦拭着爷爷生前最爱的那把剑,口中还念念有词:“你说你啊,看这把剑的时间比看我还多呦!呵呵,行,我替你照看着。”奶奶这才回过头来,看见了已在傍边等候多时的我:“孩子,来了啊!吃个苹果吧!”我拿起来就吃,却发现它不甜,于是随手放在桌子上。奶奶拿起那个苹果,轻抚了几下,说:“傻孩子,怎么能这么浪费呢,还记得我当年嫁过来的时候也是这幅脾气,你爷爷每次都会骂我浪费,等着吧,爷爷一会儿就来骂你。”我睁大了眼睛看着奶奶,奶奶却不知所措。

  十几年过去了我们劝奶奶搬回城里住,奶奶执意不肯,她说:“叶落归根。”她对爷爷的一番情意我们都懂。原来,她早已习惯了这片土地。

  “习惯了……”爷爷去世周后,这成了奶奶的口头禅。

  奶奶渐渐淡忘着从前的一切,然而习惯却保留了下来。衣服碗筷,一盅清酒,寄托了她的哀思一情愁,亲人已逝,思怀依旧。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问君能有几多愁,恰是一江春水向东流。

  如今,早已物是人非。

 

 

  

 

八、母爱,让我何去何从

 

                                                   刘颖

曾经的我眷恋着母爱,因为这爱的宽宏,这爱的沁人心扉。而后,我又会逃离母爱,因为这爱的束缚,这爱的过分担忧。

                                ——题记

青春叛逆的前兆便是从原本的言听计从转变成如今这般模样,这般不知天高地厚的年华。

洛洛笔下的年华是一封无效的信,即便写反了寄信人与收信人的地址,几次辗转之后,便也会寄往该去的地方。然而,有种爱,却让我们不知何去何从。

儿时,在校门口等待母亲是我最快乐的事,那时的我,不知等待是个漫长的过程,即便是站累了也不愿离开那个和母亲约好的老地方。偶尔,母亲不来接我,便自己一个人走回家,那时便会觉得心中的某个位置缺少了点什么。

长大后,我知道,那个空缺的方位一直住着一位叫作眷恋的老人。

说是老人,因为长大了。老人便也消失不见了,又或者她还停留在那里,只是反应迟缓了,紧接着,眷恋的名字也就从那个位置隐去了,取而代之的是个恶魔,拼命撕扯着那可怜的理智。

我疯狂的想要逃离那个束缚我的臂膀,可那却是我曾经眷恋的港湾,我该何去何从?

直到那天,坐在公交车站台的座椅上,突然想起小时候的我站得再久也不会觉得累,而如今拼命地想逃开母爱,莫名的伤感从心底里浮现。那一刻,我突然好想见到母亲。

于是,挤了几小时的公车,到家后,空荡荡的家里,只有那张纸条横在桌上。不用看也知道是让我好好看书的,而那时的我本应该忽视那张纸条的。却发现自己慢慢靠近桌边。拿起纸片,母亲的字体已不再那么有力了,我仿佛看到了她的苍老,看到了她的眉目不再清晰。

只是那一刻的感动,泪水不经意间迷了双眼,却哭不出。

有时候,我讨厌母亲的啰嗦,讨厌母亲的唠叨,可更多时候,我眷恋母亲的爱。因为这样,我不知该何去何从。

但心底那位老人偷偷告诉我,他叫眷恋,他的名字,便是我该走的方向。

 

 

九、浓浓的亲情

杨莹平

奶奶待我格外亲,每次我一到家,奶奶便忙过不停,一会儿给我那苹果、香蕉、炸鸡;一会儿给我塞点儿钱。奶奶的钱我当然不能接。

奶奶便说:“怎么,还嫌少?”

我摇头:“我自己有。”

“自己的是自己的,奶奶给的不一样。”

“哎呀,奶奶您留着自己买什么不行?”

“你看不起奶奶呀?”

听了这话,我便觉得奶奶塞到口袋里的钱有千斤重,心里突然觉得像堵了什么一般,喘不过气来……

我不要奶奶的钱,是因为我知道奶奶的钱是怎么节约出来的。

记得那是一个夏天,我到奶奶家去玩,奶奶弯着腰拖地的时候,我不经意间看到奶奶的腰上有一条白色的东西。我走过去一看,天啊,怎么是报纸!我刚想叫出声来,爷爷给我打了一个手势,让我过去,严肃地对我说:“你奶奶脸上会不好看,她腰疼,硬是不去医院,就是用报纸折几层垫在腰上……”

原来奶奶就是这样节约的呀,病了都舍不得去医院。

奶奶是世上最坚强的人。

星期三,学校安排我们去看话剧,刚出电影院大门,我正在东张西望找我们班在哪儿站队,突然,一只有力的手紧紧抓住了我的胳膊。

我一转头,先是一愣,然后马上反应过来:“奶奶,您怎么来了”。奶奶并没有正确回答我:“快过去吧,爷爷在那儿等着你呢。”

这样,我才看见人群中瘦高的爷爷,我忙跑过去,爷爷一面让我上车,一面对我说:“你奶奶摔了,你可别乱动她。”

这时,我才看见奶奶的身体左侧那空空的袖筒,(天冷,她吊着左臂藏在衣服内)。我心里很难过,奶奶的胳膊摔成这样,都没告诉爸爸——她亲生儿子。她一定怕给爸爸和妈妈添麻烦。

星期天,我迫不及待地来到奶奶家望她,一进门就看见奶奶正用一只手艰难地拿着拖把拖地,我含着热泪从奶奶手中夺过拖把……。

但这一份浓浓的亲情叫我如何偿还。

 

 

 

十、乡情

叶佳丽

游子远泊,身后总有一片黄土,在这满是思念的亲人,盛着光阴荏苒的痕迹,泛着酸甜苦辣的情思。这片黄土,叫乡土。

      国破家亡,多少人背井离乡,一封家书直抵万两黄金,一句安好堪比无上权势。失土收复,杜甫喜极而泣。他是悲哀的,半辈子漂泊无依,但他也是幸运的,他有机会再次踏上家乡,捧一把乡土,诉一句情思。而陆游,他等的太久太久,等到头发斑白,等得病重命危,他唯有执着后辈的双手,叮嘱一句“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无忘告乃翁。”客死异乡的陆游是悲哀的,但拥有乡情的他是充实的。

      一湾浅浅的海峡,阻隔了多少情丝。当第一艘客轮驶过海面,多少人潸然泪下。大陆那头,承载着多少守候。

      亲人相逢,互诉无尽喜悦,这或许是最美好的结局,但更多的却只能对着冰冷的墓碑,诉说含泪的悲思,只能有家人捧着骨灰,看一眼梦了千万次的家乡。千言万语凝成一句:他们,到家了。

      回首凝望,家乡仍在,守候便在。


上一篇:美的瞬间